前幾天去誠品看了甜莓號的露天live。

好吧,其實原本我沒有很強列的意願要去,就像前面說過的,甜莓的曲風稍嫌歡樂平淡了點。
不過這次有點改觀了。

幾乎從頭到尾我都是背對著他們,一個原因是坐姿的問題,要一直轉頭實在很麻煩。
另一個原因是我想更投入到旋律當中。

聽著比起第一張增添許多感覺的曲子,我開始打量周圍的馬路、周圍的行道樹、對面的公園、安全島上的紅綠燈。
音箱放出的音樂就像漣漪般,以誠品為中心擴散出去。

後搖與一般演唱會的最大差別就是周圍的整個感覺會被影響,其實我不太會形容那種狀態。
有點像是整個空間都被捲入了一個畫面之中,不斷的停隔,不斷的交錯。
過去和未來交接的模糊界線在人群中穿梭著。

眼前來來去去,換了兩三團的人,不時有好奇路過的歐巴桑歐及桑停下來看看發生啥事,也許是禁不起感染性如此強烈的音樂,很快的又走了。

"若是這城市,這十字路口有屬於它們的旋律,那聽起來會是怎樣的呢?" 這是我那時著發呆忽然想到的問題。

不過,也許連它們自己都沒想過吧。
中途跟阿草借了魚眼,拍下了頭上音箱和樹葉圈起來的天空,那時又是哀傷又帶點庸懶的淡藍色,

上次回家大約是一個多月前的事了,長谷的大樓還是靜靜站在陽台的正對面,閃著一點點的紅燈。
旁邊的國小把圍牆降的很低,經過時一眼就可以看到空無一人的PU跑道和司另台。
這兒又該是怎樣的旋律呢? 一點點的吉他、一點點的鈴鼓、一點點的午後陽光。

直到我再度成長之前,也許我早已錯過了太多次。
那時,我們都太堅強,也太脆弱。

system all green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