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寒假留在家的時間特別的長,參照以往都是在寒訓中度過,今年光是留高雄的時間就是一半以上。

在家和在台南都很閒,但是一回高雄就很想回台南,在家裡總有種陰鬱的沉悶感,就像脖子被扼著一樣。並不是說有多忙,我其實超閒的,大概是潛意識裡產生的不安吧,只有回到我那房間才能鬆一口氣。

過幾天還是會找藉口回去一下吧,這決定是好是壞,我也說不清,多少明白以前機邦和戴君羊說的例子了。沒經歷過的人都很鐵齒。

難,真的難。

吃飯完就窩在床上看書,看累就直接睡著,醒來了繼續看,迴圈。連煙都懶的抽了。

那像是要逃避一切的沉睡著。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