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看過九把刀的殺手系列,就知道我在說甚麼。

看玩了月的段落,許多沉寂已久的思緒忽然間湧上來。就像長大後忽然間回想起小時候第一個志願是想當消防隊員一樣的熱血。

我真的相信這個社會需要一種凌駕司法的力量。

長大之後,看的事情越來越多,失望的事情也越來越多。法律只能保障懂法律的人,警察大部分的時候是無能為力的,更不用談在表面看起來公正的背後有多少我們不知道的勾結和利益糾葛。

人權,只能用在人身上。當一些罪大惡極的犯罪行為發生後,有人權組織跳出來為那些犯罪者說情時,我都恨不得把搖控器給砸了。我希望有一天出事的是那些人權組織成員身邊的至親至愛時,那些狗屁成員還能裝著一副悲天憫人的口吻高喊著"罪犯也有人權!"

一群偽道者。

如果哪一天真的出現獵頭網站,我會毫不猶豫的站在月那一邊,然後以此為榮。

酒醉駕車撞死人,罰個幾十萬隨便道個歉就沒事了。強姦,關個幾年就沒事了。重大經濟犯罪,拿些錢出來聘請律師團就沒事了。自以為屌的飆車族到處跑到處砍人,抓到警局也不會有啥事。

幹!甚麼狗屁法律。以暴制暴才適合現在的社會!那些人最好抓到後不問輕重先挑斷手腳筋,讓他們一輩子成廢人,保證犯罪率一次下降七成。廢死刑最好,因為有些人死不足惜,最好是讓他們生不如死。

台灣的政客就只會打口水戰,戰你娘親!每天在那邊挖挖挖,看了都煩,每次看他們在電視上互相指控,就像是在說"你看!他比我還爛",全都死一死算了,還選個屁總統屁立委屁市長。

難怪現在大部分的人對社會失去信心,信心是建立在看的到希望的基礎上,每天打開新聞報紙都是一堆讓人氣憤又無奈又心煩的事情,哪來的信心?

這社會的希望,甚麼時候才會出現?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