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張照片跟奈良美智沒有關係。
這張照片跟旅行也沒有關係。
我跟奈良美智也沒有關係。

這只是一張我出野外一時興起拍的照片。拍出來的感覺我覺得很屌,莫名的有一種一直爬上去可以通往藍天的感覺。

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是一部應該算是記綠片的電影,又有點音樂電影的感覺。奈良美智就是那個大頭娃娃的畫家,在舉辦各地巡迴展出之前,他找到了一個朋友。有朋友,對習慣孤獨的他來說是一件很值得紀念的事情。

"A To Z" 從形式上來說指的是小房子,奈良美智每到一個地方辦展覽,就會和組成的義工夥伴朋友們親手蓋一棟小房子,有些房子很長很大,有些房子小小的一間還硬要隔成幾層。每當展覽結束,他們就會再把房子還原成木片,然後燒起一大叢讓人感動到想哭的營火。

從頭到尾的小房子數量並不一定是26個,A to Z 與其具體的說是在形容小房子,我倒覺得有著更深沉的涵意在裡面。小房子好像幾乎都是在展覽場裡面搭的,搭好了之後也變成展覽的一部分,原本制式的場地因為多了一棟稀奇古怪的木頭房子,忽然間變得溫暖了起來。影片不斷有鏡頭從房子的小窗子望進去,然後就看到奈良美智的作品。當進來參觀的人慢慢走著看著,其實已經不只是單純的在看每一幅畫,而是進入了奈良美智的心理創作層面,無論是奈良的作品、木頭搭成的房子、還是展覽場的地板,都是他想傳達的一部分。

很奇妙的一部電影,整個廳裡只有四個人,不過花了幾百塊我卻認為還滿不賴的,至少這部是讓我覺得有點收穫的電影,前面我提到的只是電影的一部分內容,其實還有他跟畫迷間的真誠互動。

不過我去看這種電影的缺點就是不能很明確的用文字表達我看完電影之後想到的一切想法,因為很多事情是跟電影看似完全無關卻又會在看完電影之後忽然從我腦子裡蹦出來,所以看完電影的時候我忙著把自己從電影營造出來的氛圍裡拉出來,其實我覺得我的內心有部分還滿像奈良美智的。

這部電影的確給了我些許追逐夢想的勇氣。



以下轉載自http://health.pchome.com.tw/love/love_items.jsp?type=00402&no=5581

米力的慢慢日記

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
(2008/03/07)




我真心喜歡這一部電影。
我用百分之百的誠心推薦這一部電影。
十一點四十分開場,午夜最後一場。
電影院僅剩我和先生兩位觀眾,以及等待我們看完電影後下班,疲倦的工作人員。

這是一部紀錄片,紀錄著2000年以來,奈良美智的成名與轉變。
回家後,翻開2000年在日本買的奈良畫冊,很感動。

奈良在一張小圖紙上寫:
有名車很好,但沒有無所謂
有錢很好,但沒有也無所謂

奈良是少數,已功成名就,但卻一如一往單純的生活著,孤獨的畫畫,他空盪的房間,僅有一床棉被,自己洗衣服,因油彩不易清滌,還加了熱水……

為夢想而努力著,為了和善的人群而感動著……他說:「現在畫的是以前的畫不出來的,可是相同的,現在的他也畫不出以前的作品了……」

純粹的令我熱淚盈框。

以下是我即將發表於四月號講義的局部文章:

奈良美智說:「現在我畫的小孩,已不再存在著邪惡表情了,因為我成長了!也變得成熟了,因展覽的關係,我開始學會與人相處,並學習到感情表達……」因他一直是個孤獨的人。
有一幕,一位的記者夾著犀利的英文問他:「奈良先生,你曾在德國留學多年,請問你的指導教授是那一位?」

奈良用英文緩緩的說:「那不重要。我八年中僅見過老師四次。大部分我都是一個人孤獨著畫著圖……」

那記者繼續快速追問:「那你的創作歷程是什麼?」

奈良羞赧又語帶平靜的說:「我不善於說話,我不善於表達自己,所以,我將我想說的話寫在書裡了,請你去看我的書好不好。」

很多人都問他為什麼要畫這樣的圖,他總是說,沒有原因的,也許真的想太多的話,就畫不出來了。關於這一點我很贊同,藝術創作往往是一瞬間的衝動,硬是要像是寫論文一樣闡述自己的創作概念,應該是畫不出觸動人心靈層面的作品的..............................................
(以上)


給所有擁有孩子般的心靈的夢想家。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