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基於充沛的行動力,半夜借回了那把中古的電吉他。把架子上的木吉他替換下來,打算今天帶他去給樂器行看看,說不定老闆會說"要修的話,我建議你重新買一把",畢竟安哥說那把是500元買回來的。YAKO 好像是間已經停產的台灣場牌。因為自己沒有數位相機,所以用了網拍的圖,圖片這把是GIBSON 副廠 EPIPHONE 出的,雖然我這把外表跟圖片九成九相似,但是像歸像,應該是外強中乾。

我對於電吉他的形狀只知道一種"FLY V"而已,用歌曲來形容這把的話,大概是緩慢但憂傷的抒情歌吧。鵝黃色從中間向外延伸成紅色的漆,像是夕陽一樣。

指板上的考漆有剝落的部分,第一個拾音器也鬆掉了,弦整個鏽掉也斷了一跟,琴頸似乎也有歪掉。這只是外表看起來的傷痕,內部的損傷說不定更嚴重。總之還是拿去看看吧。

晚上李幾百丟了Guitar Pro和抓譜的網頁給我,密密麻麻數不清的歌手歌曲,這時我才發現其實我聽過的樂團其實不多,要找也很難找起。後來終於想到了。

X Japan

聽著抓下來的譜,驚訝於Guitar Pro的便利性和功能性的同時,思緒也被抽回了高中。

要說的話X Japan應該是我第一個比較認真去接觸去聽的團吧,一首"紅"的吉他開場讓那時輕狂中帶點冷漠的我身上起了一陣雞皮疙搭,就是那種內心有種東西被觸動的感覺,人生中跟搖滾的線從那一剎那有了接觸。後來加入民吉,莫名其妙的也跟學校的熱音社有了點接觸。

只是我依舊沒有鼓起勇氣去學電吉他,即使有時很羨慕那種solo狂放時的氣勢,即使一把初學的電吉他幾千塊就可以買,但我還是默默的玩我的木吉他,默默的練習著。為啥那時沒有下決定,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明白,這是我目前遺憾過的事情之一。

木吉他和電吉他,其實只是表現音樂的方式不同而已,本質其實是一樣的。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