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泰山冰鎮水果茶之後,這是令一個讓我感到有印象的飲料。所謂的有印象就是當走進便利商店買飲料,卻又沒想到要買啥的時候會買的。

我爸之前很常泡茶,當他在家又沒事做時,就會看到他在茶几附近一邊看著書或是報紙,一邊等著水燒開或是把第一泡倒掉。上大學後在家的時間變很少,所以不知道他還是不是那麼常泡茶。

其實不是很常跟老爸聊天,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對茶葉算不算有研究,有時他泡出來的茶顏色很淡,味道卻很好,茶葉的香氣會從喉嚨深處緩緩擴散到身體中;有時他泡的茶顏色比較深,喝起來有苦味,但是當苦味退去卻是一陣回甘。

日本有所謂的茶道,真正的精神不是在茶的好壞,卻是在動作之間融入自在和堅忍超脫的意境。台灣應該也差不多吧,幾個老年人坐在大樹陰影下的椅子上聊著天,手拿著扇子搧著,大聲的調侃著彼此,臉上充滿悠閒的笑意,旁邊小桌子上擺著簡單的茶具和冒著白菸的茶杯,這個畫面會讓我覺得很棒。醉翁之意不在酒,應該真的是如此吧。

有些傳統的東西會讓我感到熟悉而安心,廟裡飄出來那淡淡的紙錢和燒香的味道、空地大樹陰影下聊天的老人們、陽光下大片綠油油的農田、台鐵的一些小站的月台和偶爾放著沙啞音樂的擴音器、圓圓白白在黑暗中亮著的大紙糊燈籠....

在迷醉於高科技便利的同時我卻又懷念著過去的溫馨,就像手寫的信一樣充滿了真實的重量。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