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這一兩天睡眠時間意外的少,兩點多睡,五點多就莫名醒來了,而且精神還不錯,作夢的頻率也高了許多。

老師的重車被偷了,雖然他還是喜歡說垃圾話,不過看的出來他的難過。我只第一次上課時看過他的車,還沒很深的印象就不見了,真可惜。老師說要存錢買台更大的。

今天的社課多了一些人,有一個很聒噪有點喜歡屁口音有點像僑生的夜水利5年級,中途加入了一位氣質很好的大姐,還有只來過一次的98阿信。那個大姐聽說是在七股黑面琵鷺保護區當守護者,守護者的定義應該是類似解說兼觀察員之類的吧,隨時注意黑面琵鷺們的狀況。今天好像是來請老師示範拉黑面琵鷺的造型。

剛好那時大家的作業都結束了,就圍著看老師拉胚。....拉出一個杯子形狀不到5秒是怎樣,而且他有時眼睛是看著我們說話但是手還是繼續在調整形狀。

不過,教學完畢後,老師拿起了個像茶壺的成品我才知道那是黑面琵鷺,好吧是我沒想像力。

今天拉胚的速度快了許多,大概是比較能掌握到老師那邊土的狀況了,算了算應該有拉了四個杯子,希望下次修胚不要被我全部修壞掉。

今天因為煙紙用完所以沒帶捲菸的東西去,只好買了包盒煙,老師還虧我"聽說你今天有狀況喔"
,還說他等了一個禮拜。

盒煙真難抽。

安公我看是不會來上社課了吧,看不出來他是真心想學陶藝,人各有志,還是不要免強。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