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因為我改名字,所以他們不知道我之前就接過電話而且放他們鳥。

總之健身聚樂部的人打電話來想請我去參觀,打電動打到一半才想到有答應要去。FOCUS附近超難停車,像是全台南一半的機車都跑去停那附近了一樣。走向FOCUS的途中竟然遇到了山水李幾百丸子天祐,於是我的行動就被終止了。因為李幾百剛從俱樂部出來而且感覺超不爽。

聽完了李幾百遇到的俱樂部推銷方式,幹最好是說話這麼不客氣啦,要不是嫌麻煩我還真有點好奇我當下會有啥反應。於是乎,很奇妙的和他們四人跑去MOS漢堡吃了晚餐,也聊了很久。讓我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

印象中我很少當著別人的面發火,頂多嗆幾句,最有印象的就是我當生輔長那年,行前清點器材,那個胖胖的鐵桶學弟叫啥...嘿啦想起來了叫張承恩。

他負責生輔的器具,因為第一天需要撈麵的杓子,結果我晚上去系辦點器材時,看到他和幾個人正在做著奇怪的道具,結果他是要把紙碗下面戳洞用來撈麵。

我當場罵出來 "阿不是叫你去生撈麵的杓子出來?都要裝箱了你現在拿這種東西給我叫我怎麼用?找不到?找不到會早點說喔?幹你現在拿這東西是想怎樣?我不管總之你去給我生出該有的器材出來,借不到就現在去買...blablabla..."

我只記得當時系辦快十個人,一片鴉雀無聲,我一整個爆走之後就開始清點其他器材。不過我後來還是跟張承恩不錯,很多事情我是分的清楚的,他應該那時也被我嚇到了吧。慶功宴他哭的很醜的時候我還有安慰他。一個人做人機掰和一個人有時會腦殘出點小差錯,這兩件事是差很多的。

昨天的社課,很成功的修出了一個大大的杯子,可惜前兩個小杯子圈足太小,下次底留的土一定要厚一點。我想把頭兩個成功燒好之後的作品送給我爹娘。爹喜歡喝茶,下次就拉個適合的茶杯給他。

然後那個聒噪男越來越吵了,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喜歡接話的人。我會祈禱不會有一天我把正在修的杯子砸到他頭上。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