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其實沒有標題這麼悲慘。

禮拜天回台南時,我出了場車禍,有生以來出過最大的車禍。不算嚴重,值得慶幸的是那時是從高雄回台南,所以手上有帶手套,也有戴全罩。不然看那刮痕,我的左臉應該會花掉,柏油路的殺傷力其實是很強的,因為有手套的保護所以右手幸運的沒有見血,左手肘和膝蓋的擦傷是在地板翻了一下又滑了一下的結果,右手肌肉挫傷大概是太晚放開龍頭導致。

翻出去之前眼角餘光才發現到有台車闖紅燈。從地上站起來的一瞬間,有點想笑,又有點茫然,因為倒下去前最後的想法是"幹!要修車了..."

肇事的闖紅燈司機是個國小老師,我很大膽的沒有報警備案,事後想起來也太大膽了一點。慢慢牽車到路邊時,還可以跟氣憤的目擊者歐吉桑苦笑著說我很衰之類的。

回想起國中那時的意外,似乎自己出了事我反而不太會緊張,那時拖著噴血的右腳跟打開老師家廁所門然後嚇壞滿屋子的人之後,我的第一句話是"老師...怎辦...你洗手台被我弄壞了..."

還好撞我的是個老實人,不然我會為了修車的錢苦惱很久吧,因為不小心找了間黑店。右手裹了第二次藥之後瘀血慢慢的擴散開來,像是中毒一樣,書桌上丟滿了換藥的棉花棒和紗布優碘之類的,不過管他的,反正會來我家的都是熟人。我懷疑我買到品質差的石蠟紗布,說不會黏肉都是騙人的,早上自己換藥都要稍微咬一下牙齒,還好擦傷大概再過個幾天就可以好的差不多了,要是可以一直待在家就好了,總感覺讓傷口通風好的比較快。

右手行動力降到10%車子又還沒修好,這幾天做較長距離的移動幾乎都是靠朋友接送,真的很謝謝他們,真的。然後我再也不要用酒精棉片消毒了,滿痛的,機邦看我沒叫出來還問我說"你不會痛喔?".....幹,痛,有夠痛,難怪電影裡用酒倒在傷口上的人都會滿頭大汗。

不過還比不上幾年前腳跟上的那一針麻醉就是了。

人一有了病痛似乎就會變得比較溫馴一點,這幾天開始看醫龍2,加上之前對白色巨塔的印象,真的覺得一般人對醫生這種職業有著敬畏的眼光,與生命息息相關的操作對市井小民來說就像是可遠觀而不可等閒視之的一件事,所以大部分的人在醫生面前應該都很誠實也很乖。

如果大家平常也這麼誠實就好了。

今年的聖誕節,充滿了藥膏和中藥的味道。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