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完年就急急忙忙的趕回了台南,就連無所世事的寒假也硬是回台南兩次,雖然第二次回來的理由騙的了別人騙不了自己,但是我自己也曾經思考過為什麼我這麼不喜歡待在家裡,寧可回到這個沒有人等著我回來的房間。

一言以蔽之,在那個家裡我總感覺到有雙無形的手扼著我的喉嚨,那是一種密密麻麻的壓抑感。

9號一回到房間,就把灰色的巧拼全部拔起來分批丟進洗衣機。然後把地板掃過又用抹布擦了一次,不過滿室白色的瓷磚讓室內的溫度好像又更低了一點。

低到讓人不由自主感到憂傷的地步。

台南已經夠冷了,很難想像飄著雨的台北是怎樣的情形。

最近幾個月,我才發現我潛意識的自動避開跟愛情有關的東西,幾乎不看跟愛情有關的文章或是書,裝著中文歌的資料夾我只開過兩次。我以為將近一年的時間就可以讓我忘記,顯然我錯了。

而且錯的徹底。

也許是這次的感覺太真實,比去年那時還要更難受很多。也是啦,怎麼可能忘記。大概就像不知到哪裡看來的一段話,我需要另一段感情來彌補吧。因為現在過得不夠好,所以會一直沉浸在過去裡。

喂...該不會老師說的就是指那件事吧,寒假都快結束了欸= =.....

以後的事,真的很難說,說不定哪天我真的找工作找到台北去了,那時...算了那時再說好了,沒有那麼多的如果。

這次的網誌雖然隔了很久,卻斷斷續續的,因為高雄的電腦莫名其妙不能用新注音,所以乾脆不打了,枉費我寒假閒閒沒事看一堆書,總有點心得。一個寒假就這麼過了,也不知道體重有沒有重一點。

不過,管他的,祝大家新年快樂好了。萬事如意招財進寶心想事成鼠年行大運。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