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下之前的文章,好像幾乎都有付一張圖欸,會不會哪天我沒有附圖感覺就像一點都不用心。
阿不用心就不用心,打我阿笨蛋(挖鼻孔)

發覺寫文章時候的音樂可以大大的影響寫文章的內容,特別是沒有設定書寫方向的時候,狂暴的音樂就會帶著我的思緒橫衝直撞,像是在方向盤壞掉時猛踩油門的感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這台車會開去哪裡。

早上琪跟我說今天公車免費,考慮許久,會暈車的我還是決定不要搭公車亂晃,於是下午我騎著車去繳手機費,順便看看手機是怎麼一回事。

新庄路騎到尾巴,忽然進入了另一個空間似的。明明是一樣的路,大家卻很有默契的往左右兩邊轉開,第一次騎的我很好奇前面是啥,於是繼續前進。路未到盡頭,快車道上就已停放了許多車,落葉積了滿地,一陣風吹過就滿天飛舞。路的盡頭是自行車道類的木頭走道,感覺很有趣。

我喜歡同樣城市的不同面貌,在繁榮進步的大馬路上,可能一條小巷子彎進去又是完全不同的街景,就連外面的喧囂都像隔了玻璃牆似的被阻隔。

人也是這樣子的吧,在別人面前是一個樣子,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可能又是一個樣子,我們卻不能說私底下的那面才是真實的自己,若是真實的自我只能在別人看不見的時候存在,這樣很矛盾的。

這個禮拜部隊的事情很多,有單位會搜索阿兵哥的網誌看看有沒有寫到不該寫的東西,反正部隊總是那一套,都怕外面知道裡面發生啥事,在事情壓不住之後才會整個爆出來然後就會有人出來道歉。

說實話,看到半個天空的紅光時,忽然很想打電話,不然說不定再也沒有機會了。
然後這個念頭剛過就覺得自己好像白痴。

當你累了兩三個小時弄的全身又髒又臭可是因為是為了大家所以覺得還滿充實的,這時候忽然有個上士跳出來為了一點小事莫名奇妙把你噴一頓,你就會覺得操你媽的這一切全都是狗屁一點意義都沒有。

意義是啥小?

蚊子:可是Geta大仔是死在我懷裡的,我永遠沒有辦法忘記他死在我懷裡!!
蚊子:等一下,Geta大仔是誰阿?
白猴:Geta大仔就是用木屐夾武士刀得那一個
志龍:從現在開始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他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蚊子:幹!關你屁事阿
志龍:你為什麼要逼我阿!幹你娘咧!(崩潰)

不過大部分的士官都是很nice的,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至於是什麼誤會,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