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有個朋友持續的在吃素,因為他罪孽深重。不過我常給他一句:「修口不修心,吃個屁素。」

紅磨坊以我的個性應該是不會去第二次,不太喜歡那種有露大腿的服務生來陪聊天的地方,很想揮揮手叫她們去其他桌。某人倒是讓我覺得他在那是如魚得水,好吧你就吃素個五百年看看有沒有用好了。

我比較喜歡那種放著輕鬆的音樂,可以安靜的和朋友聊天,可以安靜的喝酒抽菸想事情然後不會有人來打擾的BAR。

DURTY ROGER其實是很不錯的店,只是印象中廁所味重了點,而且椅子不太舒服。

Kinks只過一次,感覺挺好的,那次跟B仔還有個朋友聊到天快亮。之前他搬去鐵軌那了,不知道新的店感覺如何。

一直都不太喜歡酒味,喝酒時也不一定是我心情不好的時候。相反的,通常我會買點酒來喝的時候都心情不錯。

我再也不點伏特加萊姆了,你杯口的鹽也沾太多了吧小姐...

    全站熱搜

    freemos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